鎮江人大
快乐赛车开奖视频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人大立法 > 法規解讀
《鎮江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條例》解讀二?:又填補了一個“立法空白”
作者:婁正前 日期:18-03-05 字號:[ ]

  地方立法要站在國家發展大局和地方競爭優勢的高度,盡可能多地設定具有預見性、創新性條款,實現地方立法的試驗、先行、獨創的作用。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認為,《鎮江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條例》(下簡稱“《條例》”)是專門針對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的首部地方性法規,填補了國內空白。 

  鎮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(以下簡稱非遺)蘊藏豐厚,上世紀80年代創辦了我國第一張民俗小報《鄉土》,90年代建立了我國第一家以挖掘、收藏、研究和開發民間文藝資料為主的“鎮江民間文藝資料庫”。2003年非遺“古琴藝術”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為“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錄”。截稿前,鎮江市已被官方機構公布的包括人類和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、轄市(區)級的非遺名錄分別為1、8、37、88、200余項,代表性傳承人國家級5人、省級14人、市級65人。這些非遺正是鎮江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印記,是地域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 

  隨著工業文明的興起和現代化進程加快,非遺受到越來越大沖擊,給一向主要靠口傳心授方式傳承的非遺帶來巨大的影響,“人走技亡”的情況時有發生。許多非遺項目傳承后繼無人,大量有歷史、文化、科學價值的非遺實物與資料面臨毀棄和流失的危險。同時,部分代表性傳承人為了追求經濟利益,過度使用非遺資源,不履行傳承義務。“招不來、留不住、傳不下去”是目前非遺項目在傳承過程中普遍存在的問題。 

  為從根本上改變上述狀況,我市開始著手制定《條例》。制定過程充分體現了民主性,《條例》立法項目列入市人大常委會2017年立法計劃后,成立了以文廣新局、鎮江民間文化藝術館、江蘇大學法學院等單位領導、專家及有關工作人員為成員的起草工作小組;制定之初,廣泛收集資料、多次實地走訪調研、召開座談會征集意見,經多輪修改,形成了草案;進入二審階段,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會同教科文衛委、市文廣新局、政府法制辦對草案修改論證,共召開87人次參加的4場征求意見座談會,聽取收集各方意見和建議,僅這一階段就收集意見和建議216條,經過5次集中修改,對其中的107條意見和建議予以采納。 

  立法科學性是對立法內容的要求。《條例》共七章三十條。第一章總則,明確立法宗旨和依據、適用范圍、市、轄市(區)人民政府、文化主管部門及其他相關部門的職責等內容。第二章申報認定,涉及代表性傳承人的申報條件、認定程序、認定原則等。第三章權利義務,明確代表性傳承人權利和義務。第四章服務保障,明確市、轄市(區)人民政府提供經費保障、傳承支持,代表性傳承人申請資助的條件、榮譽代表性傳承人等內容。第五章監督管理,明確對代表性傳承人進行搶救性保護、調查與建檔、評估機制、退出機制等內容。第六章法律責任,規定申報人員、代表性傳承人、管理人員等的法律責任。第七章附則。整部《條例》邏輯關系緊湊、層次分明、結構嚴密,以代表性傳承人工作為基礎建立其相關權利義務,體現了非遺保護理論與實踐的思想。另外,在語言特色上,簡潔洗練。雖然代表性傳承人的專業性和技術性很強,涉及的專業術語和概念很多,但法規對此作出了恰當的處理,正如西方學者提出:“法典必須使用通俗的概念,法典的條文必須使受過教育的非專業人員有所了解,至于專門人員當然就了解得更多”(徐紅新、張愛麗:“論《瑞士民法典》的立法特色”)。為此,《條例》對術語和概念也進行了解釋和界定,避免了歧義和混亂,如非遺代表性傳承人、生產性保護等。 

  總之,《條例》屬于創制性立法,沒有上位法作為立法依據,也沒有兄弟省市等立法經驗作借鑒。我們堅持以問題為中心,遵循客觀現實,提出問題、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梯次步驟,建立了立法參照,并創新規定了相關傳承制度。

鎮江人大